淺談中國新疆直補政策對ICE期貨的影響

    從各種跡象來看,2014年新疆棉區試點“直補”方案本周末前后公布的可能性較大,一方面疆內很大一部分軋花廠計劃9月15-20日開秤收購,而籽棉采摘從東疆、北疆至南疆也將全面展開,再不出臺于情于理都說不通;另一方面若9月中旬前后再無明確消息,農民惜售情緒將持續高漲,軋花廠與之僵持局面形成。與直補方案難產形成呼應的是ICE期棉、鄭棉期貨、商品棉電子撮合三個“風向標”竟然同向破位下跌,CF1501、ICE12月合約幾乎同時分別下破14000元/噸、65美分/磅,引發國內外棉農、軋花廠和棉商的恐慌和高度關注,市場空頭氣氛不斷蔓延,關于ICE主力合約受中國市場的“挾持”將先后跌破62、60關口的預期再次升溫。幾家國際棉商和中國棉紡廠、貿易商普遍認為由于中國政府持續收緊配額調控政策,12月合約下破60美分乃至55美分才會出現繳納40%全關稅進口SM級及以上美棉的機會,因此中國直補政策像“導火索”,或引發ICE多頭、投機基金的大量出逃。那么中國“直補”方案對ICE產生哪些影響呢?

   一、對棉農直補,棉花定價權重回市場,內外棉差價將逐漸縮小乃至橫向接軌,外棉的競爭優勢甚至可能遭到“腰斬”。9月5-9日,ICE主力合約低點收于63.93美分,以基差12-13美分來計算,SM級美棉的階段低點報價應該在76-78美分/磅(棉商基差一般按13-15計算,根據ICE盤面、還盤情況做小幅調整),滑準關稅下清關后報價約14080-14260元/噸。9月9日某大國際棉商對2014/15年度9-10月船期EMOTSM1-1/8〞、EMOTM1-1/8〞報價分別為81.5美分/磅、79.70美分/磅(保證12月25日前到港交貨),滑準關稅下的人民幣價格分別為14770元/噸、14600元/噸,棉商的基差擴大到17美分/磅以上,利潤非常已可觀。從當前國內紡企、棉企預計新棉上市價格14000-15000元/噸來看,內外棉已同向“并軌”,但由于鄭期CF1501、CF1503的盤面價格已下行至13600元/噸附近,因此要么ICE、國棉現貨價格再次深幅下探,要么鄭期強勁反彈,主動向14500元/噸以上靠攏,很顯然,當前無論ICE期貨還是9-10月份新棉價格下行的動力要明顯高于上漲,當新棉價格、品質以及交貨期等都對2014/15年度美棉、澳棉形成強烈沖擊的情況下,ICE期貨只有降價應對“挑戰”一條路可走。

    二、“直補”使9-12月份增發進口配額的預期落空,而2015年上半年配額的調控仍將持續。國家對新疆棉區實行定向直補,有力的保護了因籽棉、皮棉價格下跌對農民利益的沖擊,期望達到維護農民植棉熱情、穩定棉花種植面積的目的,通過市場這根“杠桿”,而不是廣受詬病的進口配額來恢復中國棉紡織業、服裝業的出口競爭力,同時將“姥姥不疼,舅舅不愛且產能嚴重過剩”的棉花加工企業、棉花經營企業推向市場,期望“大浪淘沙”后的棉花產業進入良性循環。一些機構分析,2015年3月份以后中國政府重啟國儲棉競賣的預期很強,且3128級的競拍底價很可調至15000元/噸以下,加大對敢于“以身犯險”收購軋花廠的打壓,同時棉紡織企業對原料的選擇空間擴大——2014年度新棉、國儲棉和進口棉。值得注意的是為了解決新疆棉銷售難題,同時扶持中國骨干棉花企業對抗外商,傳言2014/15年度將受予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新棉集團、中棉集團、湖北銀豐集團以及一些內地大型棉花經營企業“社會責任企業”稱號,從這些企業手中采購2014/15年度新疆棉將按3:1或4:1搭配棉花進口配額,但到底是一般貿易配額還是加工貿易配額尚不明確。

    三、中國新疆棉區“直補”使美棉、澳棉的進口遭遇挑戰,在回歸市場經濟的前提下,軋花廠對品級、“三絲”和加工品質的關注愈發突出,新疆棉將大量代替美棉、澳棉、中亞棉等高等級棉花。“直補”保證農民收益,提高棉紡織企業出口競爭力的同時,將棉花加工、經營企業推向了“風口浪尖”,無論兵團還是地方軋花廠為了爭奪客戶,為了搶占市場,為了加快資金回收,提高皮棉品質、提高可紡性,降低“異纖”和短絨含量成為唯一出路,因此相對于機采美棉、澳棉而言新疆棉“三絲”含量高的短板將被逐漸撥高,達到國家收儲之前“籽棉嚴格分等分級,嚴控‘三絲’入廠”的水平甚至雇傭工人挑揀“三絲”,提高品質達到紡企需求,“客戶就是上帝”而非“入儲就是上帝”需要軋花廠及時轉變收購思路、收購方式和加工方法。當新疆棉再次從美棉、澳棉手中搶回市場份額,基本實現“國企用國棉”的目標之后,國家調控目的將完成,而ICE期棉和美棉現貨壓力卻難以減輕;

   四、新疆棉區試行“直補”有利于2015年3月份以后繼續不限量輪出國儲棉,加快去庫存化,同時阻擋低等級印度棉、巴基斯坦棉以及部分西非棉的進口。據了解,截止8月底國儲棉競賣暫時結束,國儲棉花庫仍有1150-1180萬噸左右,其中三級、四級棉的比例占到60%以上,而不限量收儲導致品級下滑、“三絲”嚴重超標以及虧重較大的情況頻繁發生是國內棉紡織廠不肯大量競拍國儲棉、補充原料庫存的重要原因(價格較外棉偏高也是主要障礙),考慮到存儲降等降級嚴重、大量占壓資金和國儲庫容等等,2015年拋儲仍是決定或制約棉花價格的一個關鍵因素,相對于美棉、印度及其它產地棉花而言是個不折不扣的利空。

6场半全场投注技巧